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搜索

前法官买“仿真枪”登机前被抓判缓刑二审改判免罚

作者:曹晶晶 浏览: 发表时间:2020-03-02 17:37:25 来源:转载

注:前法官吕某某因爱好收藏两支仿真枪被杭州市中级法院一审以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经代理上诉,二审改判免予处罚。虽然吕某某改判免予处罚,保住了前程,但遗憾的是,本案第一被告人伊志刚涉案枪形物中亦有大量仿真枪BB枪,仍被判决无期徒刑,让人叹息。


附: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书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浙刑三终字第109号

原公诉机关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伊志刚,网名“军魂”,原系金华市地税局江南分局公务员。因本案于2014年4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丹平,浙江政法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跃进,网名“再见阿郎”,务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09年10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1年1月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4年4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作振,网名“heihei8”,原系中国二十二冶集团有限公司员工。因本案于2014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吕某,系武义县人民政府公务员。因本案于2014年4月2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周玉忠,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伊志刚犯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被告人李跃进、周作振、吕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一案,于2015年6月1日作出(2015)浙杭刑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被告人伊志刚、李跃进、周作振、吕某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3年年中至2014年3月底,被告人伊志刚多次从被告人周作振等人处购进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并通过网络聊天软件与被告人李跃进、吕某及姜新财(已判决)、梁强(另案处理)等人商定交易枪支的品名、规格、数量、价格等,以支付宝或银行转账形式收取货款,将枪支、弹药、爆炸物等物直接或自行改装后通过快递邮寄或买家自提的方式予以交付,伊志刚从中赚取差价。

具体事实如下:

1.被告人伊志刚从被告人周作振处购进枪支的事实

被告人伊志刚通过网络结识被告人周作振,于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多次通过支付宝付款向周作振购买枪支,周作振则通过萧兴隆(另案处理)购买伊志刚所需枪支,并由萧兴隆通过孟龙(另案处理)直接邮寄给伊志刚或伊志刚的下家。其中,经鉴定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1支,被伊志刚贩卖给姜新财,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3支在伊志刚处被缴获。

2.被告人伊志刚向被告人李跃进贩卖、邮寄枪支的事实

被告人伊志刚通过网络结识被告人李跃进后,于2013年底开始,多次以枪支互换的方式进行交易。2014年4月中旬,伊志刚将2支经其改装的火药动力枪支快递邮寄给李跃进,该快件于4月23日被公安机关截获,经鉴定均系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4月25日,公安机关在李跃进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烽火村乔木湾487号的住处缴获类枪物1支、类子弹物2发。经鉴定,该类枪物认定为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该类子弹物2发认定为弹药。

3.被告人伊志刚向姜新财贩卖枪支、弹药、爆炸物的事实

被告人伊志刚通过网络结识姜新财后,于2013年6月许开始,多次向姜新财贩卖枪支、弹药、爆炸物。2014年4月8日,公安机关抓获姜新财,并从姜新财等人处缴获大量类枪物、类弹药物及类爆炸物。经鉴定,其中以火药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2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2支,弹药167发,粉末、颗粒物状爆炸物计627.962克。上述枪支、弹药及爆炸物均由伊志刚贩卖给姜新财,其中2支火药动力枪支系经伊志刚改装后出售。

4.被告人伊志刚向被告人吕某贩卖、邮寄枪支的事实

被告人伊志刚通过网络结识被告人吕某后,先后于2014年1月和3月,以支付宝付款、快递收件的方式向吕某贩卖长气枪2支。同年4月24日,公安机关在吕某位于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白洋街道玉象楼3幢1单元601室的家中缴获上述2支类枪物,经鉴定,均认定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

5.被告人伊志刚向梁强贩卖枪支的事实

2013年10月至2014年3月,被告人伊志刚通过网络结识梁强(另案处理),并先后三次向梁强出售类枪物4支,后广西警方在梁强处全部缴获。经鉴定,其中1支认定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枪弹的枪支,1支认定为以火药为动力的发射枪弹的枪支。

6.被告人伊志刚处被查获的枪支、弹药、爆炸物事实

2014年4月24日,公安机关从被告人伊志刚位于金华市金东区东华家园小区24幢1单元101室的家中缴获类枪物3支、类子弹物17发。经鉴定,其中1支类枪物系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1支类枪物系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类子弹物17发系自制弹药,均认定为弹药。

公安机关又从伊志刚位于金华市婺城区八一南街1688号B3幢A818室的住处缴获类枪物89支、类子弹物106发、类猎枪弹248发、类小口径子弹物169发、类铅弹物8858发、各类粉末、颗粒1570.2克。经鉴定,其中类枪物65支系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类子弹物103发系自制弹药,类猎枪弹物248发系制式16或12号猎枪弹,类小口径子弹物169发系制式小口径弹,类铅弹物8858发系气枪铅弹,以上均认定为弹药;各类粉末、颗粒共重1570.2克,均检出硝化甘油成分,均认定为爆炸物。

公安机关另从伊志刚所有的车牌为浙G×××××号车内缴获类子弹物100发,经鉴定,均系制式小口径弹,均认定为弹药。

其余公安机关查获的类枪物、类子弹物经鉴定均不认定为枪支、弹药。

本院审理期间,公安机关冻结伊志刚账号为junhun88@qq.com的支付宝账户内存款余额人民币6304.98元。

原审认定被告人伊志刚犯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跃进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被告人周作振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吕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被告人伊志刚上诉及其二审辩护人提出,从吕某处查获的两支长气枪,不是其所卖的;其卖给梁强的是实心枪管的PPK道具枪,其没有向梁强传授改装枪支方法,该枪不应计入其非法买卖枪支的数量;公安机关在调取装有两支654K改装火药枪的邮寄包裹时存在瑕疵,不能认定该两支火药枪由其所邮寄;查获的部分枪支、弹药用于其个人收藏,其主观上没有买卖的意思,不构成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应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请求依法改判。

被告人李跃进上诉提出,其仅让伊志刚邮寄两支654K枪模,不知道伊志刚寄来了两支火药枪,且其没有收到该枪,不构成买卖关系,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周作振上诉提出,其在2013年10月以后未与伊志刚交易过654K枪支,也没有代发654K枪支给姜新财,原判量刑过重,请求改判。

被告人吕某上诉提出,原判认定其从伊志刚处购买两支气枪的事实部分不清,证据不足;其出于玩乐收藏的目的购买气枪,不应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而应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其犯罪情节显著轻微,无主观恶性,社会危害小,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吕某的二审辩护人提出,本案涉案枪形物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枪支,吕某没有买卖涉案仿真枪的主观故意和行为,应当宣告其无罪。

在二审期间,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对本案进行了阅卷,并提出书面审查意见,建议驳回各被告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伊志刚犯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及被告人李跃进、周作振、吕某非法买卖枪支的事实,有涉案人萧兴隆、孟龙、吕峰、姜新财、姜凡、王樑、蔡光芒、张纯涛、梁强的供述,蒋江明、丁占峰、郑某、胡嫱、朱明威、邓永浩等人的证言,查扣的大量枪支、弹药、爆炸物,记事本、快递单复印件,QQ聊天记录,支付宝交易记录,银行交易明细,枪支、弹药鉴定书等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人伊志刚、李跃进、周作振、吕某亦均供认在案,所供能相互印证,并与前述证据反映的情况相符。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关于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1)吕某与伊志刚均供认,双方仅有两次枪支交易,且二人供认购销两支枪的时间、金额、支付及寄送方式的情况相互印证,并有支付宝交易记录予以佐证。吕某确认被扣枪支即其从伊志刚处所购并组装。尽管伊志刚辩称从吕某处查扣的两支枪非其所卖,但公安机关经过对吕某支付宝记录的筛查并未发现其他涉嫌枪支交易的事实,且亦未发现其与他人存在换枪可能的网络聊天或者物流记录。故原判认定上述事实,并无不当。(2)伊志刚向梁强贩卖枪支,并传授将该枪支改装成火药动力枪的方法,该改装后的枪支应计入伊志刚非法买卖枪支的数量。(3)调取证据清单及照片、拆包裹视频及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公安机关调取了申通快递邮包并现场拆包检查的过程,该邮包内有类手枪物2支,寄件人为浙江金华的朱明威。伊志刚亦确认其使用朱明威的身份进行邮寄活动。原判认定该枪支由伊志刚所邮寄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4)公安机关从伊志刚的住处查获大量枪支、弹药、爆炸物,伊志刚供认其从他人处购入上述枪支、弹药、爆炸物,直接或自行改装后通过快递邮寄或买家自提的方式予以交付,从中赚取差价,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罪,伊志刚及其辩护人提出部分枪支、弹药用于其个人收藏,应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5)李跃进、伊志刚的供述均证实,二人互换枪支后,李跃进为了让伊志刚改装为火药动力枪支而将2支654K枪支寄回给伊志刚,伊志刚改装后寄出,该2支枪支被公安机关查获。李跃进辩称不知道伊志刚寄来2支火药枪,不构成买卖关系的理由与事实不符。鉴于其没有实际收到该枪支,原判已认定其犯罪未遂,依法从轻处罚。(6)综合分析伊志刚、周作振、吕峰、萧兴隆、孟龙、姜新财等人的供述及支付宝交易记录、记账本、快递单证等证据,可以证实萧兴隆、孟龙与伊志刚不直接发生买卖枪支关系,萧孟二人邮寄给伊志刚的654K枪支均根据中间商的要求所为,且伊志刚与周作振的交易截至2014年2月14日,伊志刚于2月19日开始向吕峰购枪,吕峰为伊志刚向萧兴隆代购的654K型枪支仅1支且因被快递公司扣件而未得逞,故伊志刚于2014年2月14日之前收受孟龙邮寄的654K枪支均系其向周作振购买。从姜新财处查扣的鉴定编号为H2014-00046-001号的654K型枪支,系伊志刚通过中间商从萧兴隆处购进并由孟龙直接发货给姜,交易时间发生在伊与周作振交易的时间段内,且伊志刚确认该654K型枪支向周作振购买。之后,周作振为伊志刚代购2012年、2013年版的654K各2支,与伊志刚确认从其被查扣的枪支中购自周作振处的版本、数量相吻合。而周作振所辩称仅于2013年8、9月贩卖给伊志刚654K型枪支2支的意见,与在案的记账本、快递单等证据不符,不足采信。原判已就低认定姜新财处1支、伊志刚处3支654K型枪支系由周作振贩卖给伊志刚。故周作振就本案事实提出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7)枪支、弹药鉴定书证实,送检的吕某住处内的类枪物2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枪口比动能分别为8.5、7.0焦耳/平方厘米,根据《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均认定为枪支。吕某的辩护人提出本案涉案枪形物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枪支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8)刑法中规定的非法买卖枪支是指违反国家有关枪支管理的法律法规,私自购买或者出售枪支的行为,吕某购买枪支的行为,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吕某及其辩护人分别提出应认定非法持有枪支罪或者宣告无罪的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伊志刚违反国家枪支管理法律法规,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被告人李跃进、周作振、吕某私自出售或者购买枪支,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告人李跃进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伊志刚、李跃进、周作振及伊志刚的辩护人要求从轻处罚或者改判的理由不足,不予采纳。吕某非法买卖枪支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吕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部分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原判定罪正确,对伊志刚、李跃进、周作振的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惟对吕某的量刑,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被告人伊志刚、李跃进、周作振的上诉;

二、撤销原判对被告人吕某的量刑部分,维持其余部分;

三、被告人吕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免予刑事处罚。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延和

审 判 员  丁建新

代理审判员  邱传忠

                                        二○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书记员吕圣姻




附媒体报道:


前法官买仿真枪在机场被抓获刑 自拟上诉书

                                                                                           2015年07月29日06:50 南方都市报

                                            案卷里两支仿真枪被缴获的现场  

          

                                  吕洪武在任法官与县法制办副科长时表现突出所获荣誉。

  公安部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中关于致伤力标准的认定是枪口比动能是1.8焦耳/平方厘米,而根据科学研究发现,16焦尔/平方厘米的比动能才是弹丸穿透皮肤的最小值。   

  2014年4月24日下午4时许,时任浙江某县法制办副科长的吕洪武正在杭州萧山机场准备登机,而在千里之外的重庆,他的大学同学们都在等他参加毕业十周年聚会。当他出示身份证后,却被机场工作人员拦住,理由是他卷入了一宗公安部督办的非法买卖枪支的大案。

  而这件“大案”对吕洪武来讲,就是在淘宝上买了两支“玩具枪”。今年6月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吕洪武因犯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三年。这意味着,这位当了五年法官、两年法制办副科长的官员将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吕洪武对一审结果不服,提出了上诉。他亲自写下了上诉状,称“虽然从事了七年的法律工作,但确实不知道自购的仿真枪会鉴定成真枪。否则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和人生去赌博。”

  赴大学聚会机场变“要犯”

  2014年4月24日,吕洪武向单位请了假,准备飞赴重庆参加大学同学毕业十周年聚会。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即将登机的他被机场公安带到了问询室,余杭公安随后将其带走调查。

  “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成了公安部督办案件的要犯了”,被扣下的吕洪武脑子一片空白,他甚至曾要求缉捕他的警察出示警官证,“我还说会不会是哪个同名同姓的逃犯,你们搞错了”。吕还向警方表明自己也在政府法制部门工作。不过当警方提示他是否近期在网上买过枪,吕洪武“当时脑子‘轰’的一下完全反应不过来了。”因为他确实买过两支仿真枪。

  2014年1月,吕洪武在淘宝网上搜索模型枪,看到一家名为“火蓝刀锋001”的网店,该店店主伊志刚(此案的主犯,现因向吕洪武等三人贩卖枪支,已被判无期徒刑)对吕称自己有仿真枪卖,两人随即在Q Q上聊开。就这样,吕洪武花7500元从伊志刚处买了此案中的第一把仿真枪。不过因第一支“仿真枪”质量不好,吕洪武又在对方的推荐下于2014年3月买入了第二支,伊还承诺说这一支会“更漂亮”。当被问及所购仿真枪的制造地、是否进口等问题时,吕洪武表示完全不清楚,他还称连“卖家是男是女都不清楚”,以至后来自己被卷进非法买卖枪支案时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吕洪武的落网源于卖给吕洪武仿真枪的伊志刚被捕,警方凭借伊手机Q Q上留存的吕的号码,顺藤摸瓜找到他,并将其列入了警方的追逃系统。在被带回警局的12小时里,吕洪武交代了自己从网上购买仿真枪的事实,涉案的两支“仿真枪”也在当日被警方在吕的家中收缴,一同缴获的还有一盒塑料珠子弹。

  2014年4月25日中午,警方为他办理了取保候审。取保候审后的第一天起,吕洪武就被单位停职了。

  一些亲朋好友间的传言也令吕洪武尴尬。“像我们这种小县城,事情传起来很快。我的事情被人提起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甚至有人说我是在机场携带了枪支被当场缴获。”

  父亲是老兵自己是军迷

  今年35岁的吕洪武是某重点大学环境资源保护法硕士研究生,在学校就入了党。毕业后,他回到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法院,接着又通过了司法考试,先后在办公室、民二庭、执行局工作。

  在法院工作的五年间,吕洪武各方面表现一直良好。他向南都记者出示了多张奖状,证明自己曾受到单位和上级部门各种工作嘉奖十多次。在担任法官时,获得2010年度政法系统执法为民先进工作者,在百日办案竞赛中,获得审执高效奖等等。2012年,因为工作成绩突出,他被选调到当地政府法制办任职,不久就升为副科长。

  吕洪武买仿真枪的念头源于他对军品的兴趣。他的父亲是一个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有着13年军龄的老兵。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军事有着浓厚的兴趣。“在我书房里一直摆放着解放汽车的模型、抗战重机枪造型的打火机等装饰品,两支仿真枪也作为装饰品挂靠在书柜上。”他说这些都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爱好。可吕洪武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一爱好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随着案件的进一步侦查,一份鉴定结果让吕洪武陷入了绝境。2014年5月19日,杭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枪支鉴定书显示:被缴枪支的枪口比动能为有一支为8.5焦耳/平方厘米(该枪支经两次射击后气体压缩装置损坏),另外一支为7焦耳/平方厘米,均大于公安部1.8焦耳/平方厘米的枪支认定的标准。

  也就是说吕洪武在淘宝上买的两把仿真枪被鉴定为真枪。

  公检法好友:这就是玩具枪

  这一鉴定结果令吕洪武十分震惊,在审查起诉阶段,吕曾向杭州市检察院书面申请重新鉴定,但并没有得到书面答复。

  吕洪武说,从外观上看第一支仿真枪除枪口以外,三分之二以上全部是硬塑料做的。第二支仿真枪更是全塑料的。第一支仿真枪寄到家后,他曾在家中阳台上把玩过,将一个橘子放在阳台桌子上,用枪试打了一下,当时发射出的塑料子弹嵌入到橘子里但并没有打穿。

  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这两把仿真枪不可能是真枪,最严重的也就算和匕首一个等级的管制物品。每当有朋友来家中做客时看到挂在书柜上的仿真枪,吕洪武都大方介绍,毫无藏匿之意。“如果我知道是真枪,哪有这个胆子?”

  吕洪武的说法在与他相识多年的公检法系统好友胡明(化名)处得到了证实,据胡明回忆,大约在2014年3月他曾到访吕洪武家,在二楼书房看到过一把仿真枪。当时吕洪武说枪坏掉了,胡明还把瞄准镜拿到手上把玩过。“我感觉就是玩具枪,做工很差,感觉不是真枪。”

  吕洪武认为自己起初只是想买仿真枪,主观上并没有犯罪动机。“我虽具备一定法学知识,但并非刑事科学专业人士,对刑法意义上枪支的理解不够,依据我国法律,故意犯罪中主观认识要与客观事实相一致才能构成犯罪。因此,我不构成犯罪。”吕洪武分析。

  前法官自拟上诉书

  而在客观上,吕洪武认为国家认定真枪的标准陡然收紧,也将大多数并不了解相关法律法规的市民置于危险境地。

  吕洪武指出,2007年10月公安部出台的新标准《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与2001年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相比,对枪支认定的标准差不多收紧了近十倍。这是国家加大枪支管理力度的表现。但吕洪武认为现行的枪支认定标准对刑法意义上的枪支的扩张解释超出了合理限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可能性,有悖于罪行法定原则,扩大了刑法的打击面,在某种程度上,吕洪武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公安部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中关于致伤力标准的认定是枪口比动能是1.8焦耳/平方厘米,而根据科学研究发现,16焦尔/平方厘米的比动能才是弹丸穿透皮肤的最小值。

  此外,吕洪武还找到了另外两起发生在浙江的性质极其相似的案件,卖了几百支仿真枪的商家,最终因为被定为非法经营罪,量刑很轻,只被判了几个月。

  其中一件来自义乌法院。2013年4月27日,邹某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义乌市公安刑事拘留,警方缴获287支仿真枪,经鉴定其中95支为气手枪。2014年1月义法院宣判,邹某被判犯有非法经营罪,处有期徒刑9个月,罚金人民币两万元。

  另一件则来自金华中院:2013年10月31日,陈某、许某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义乌市公安刑事拘留,缴获106支仿真枪,经鉴定其中48支为气手枪。2014年3月法院判决陈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判决许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吕洪武对比了几份判决书后愤愤不平:“这两起案件的量刑若都按非法买卖枪支罪定罪,那几个人都可以判无期以上了。”

  在吕洪武自拟的上诉书中,他还提到,自己没有用买来的枪牟利或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未对社会产生大的危害,即使退一万步,仿真枪被认定为了真枪,也应该是非法持有枪支罪,而不是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买卖枪支罪的惩处力度要比非法持有枪支罪大很多。

  十余载奋斗转眼成空

  如今,吕洪武的案子进入了二审阶段,他希望二审法院能够撤销一审法院关于其非法买卖枪支的认定,作出无罪判决。

  谈到自己目前的处境,这个35岁的男人忍不住哭了。“这完全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吕洪武说,“一旦判了刑,等待我的就是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根据规定,有故意犯罪记录的人,是不能做律师的。我不仅公务员的工作丢了,连做律师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么些年所有的努力等于白费了。”

  除了多年奋斗付诸东流,来自家庭和外界的压力更让吕洪武心力交瘁。出事的时候,吕洪武的妻子已经怀孕7个月,而今,女儿正嗷嗷待哺。事情发生后,原本一家人平淡幸福的小日子被彻底搅乱了。“他的状态一直很消极,家里的氛围也很压抑,我父母那边也不能理解”,与吕洪武同在法院工作的妻子至今仍不能理解灾难是如何降临到自己头上的。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卫佳铭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ADD: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12号凯德置地冬广场H座16楼

M/T:13724802475(微信)

TEL:020-3138 3338

email:446179883@qq.com

 

图片展示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富码科技 粤ICP备10019804号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     技术支持:雷霆富码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粤ICP备10019804号-1